太谷龙头企业讨债耍“龙威” 警方咋就放任不管?(图)

2018-05-28 21:18  来自: 网络整理



  暴力手段扣押第三方千万元资产

  光着膀子,文着文身,手持棍棒,恶语恫吓……如果十几个这般凶神恶煞的大汉冲到你的车前,你一定会以为自己遇上了拦路抢劫的“黑社会团伙”。

  9月8日,山西旭达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达公司)的7个混凝土罐车司机和1个泵车司机,在太谷县一家工地正常作业过程中,就遭遇了这么一伙“劫车”的“黑社会团伙”。他们以“你们公司欠钱”为由,拦截正在营运的重型车辆、冲进驾驶室、拔掉钥匙、撕扯拉拽司机,并威胁、恐吓、迫使他们将车开出工地,转移扣押至其指定地点,其中两辆罐车上满载的混凝土还被倒卖。

  而令人奇怪的是,面对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明火执仗的劫车行为,接警后赶到现场的当地侯城派出所民警对正在发生的非法行为竟然放任不管,未经认真调查,也不容受害方辩驳,就一面称“扣车是非法行为”,一面又称“涉及经济纠纷,不能介入”,而任由这7辆罐车和1辆泵车,被强行扣押滞留在这些不明身份人员指定的地点,至今已半月有余,仍然无法离开。

  7辆罐车、1辆泵车,总价值上千万元,两车混凝土价值5000余元,加上停工误工及违约金等直接间接损失,受害方实际遭受的损失令人咋舌。目前,损失仍在增加。

  记者接到报料介入调查,却发现,民警所称的“经济纠纷”,原来是这些文有文身的闹事者受雇的企业—山西太谷恒达煤气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达公司),与另一家企业山西宏泰源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宏泰源贸易公司)之间的债务纠纷。而此次事件的受害者旭达公司仅仅是从宏泰源贸易公司购进过水泥原料,而这些水泥正是宏泰源贸易公司批量购买自恒达公司。旭达公司与恒达公司并不存在合同关系,也不存在债务纠纷。实际上,今年7月,恒达公司就已将宏泰源贸易公司诉至法院,事件发生时,双方的合同纠纷一案仍在审理过程中。

  而即便存在经济纠纷,需要扣押货物,也应由公检法等执法部门依法进行,难道说因为存在经济纠纷,这种用暴力手段劫车扣车的行为就是合法行为?公安机关难道就可以放任不管,不对其进行制止并严厉打击,任由侵害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在眼皮底下发生?

  旭达公司无辜受害意难平

  “他们大约有十来个人,开着一辆白色中华、一辆白色霸道、一辆比亚迪F3和一辆蓝色北斗星,好多人光着膀子,身上有文身,后来还从车上拿下了棍棒。他们威胁我们,不让我们离开,我们以为是黑社会的来抢车,当时真的很害怕!”9月21日,8名被扣车辆的司机提起车辆被劫持的经过,依然心有余悸。

  “9月8日上午9时40分左右,我驾驶自编号为6198的混凝土罐车从位于太原市小店区北格镇的公司厂区出发,运送混凝土到太谷县杜家庄乾福苑小区。”罐车司机焦耀刚出发时,泵车司机师晓龙已经到达太谷的项目工地,他将泵车支起,于10时40分左右等来了焦耀刚驾驶的第一辆罐车。11时许,焦耀刚卸完混凝土,驾车驶出工地,当车到达杜家庄村口门楼处时,七八个赤膊文身的青年突然从门楼下窜出,堵在车前,拦住了罐车去路。确认焦耀刚是旭达公司的司机后,对方说:“你们公司欠我们水泥钱,车不能走了!”焦耀刚提出先电话联系下公司领导问明情况再说,但对方粗暴地制止了他,不让他打电话。“打电话就弄坏你手机。”其中一人拽开副驾驶的车门,冲进驾驶室,强行将罐车钥匙拔走。六七个人冲向驾驶台上的焦耀刚,撕扯着他的衣服硬把他往车下拉拽,将他的衣服扯了一尺多长的口子。焦耀刚被拉下车后,立即被四五个人包围了起来,另外一人趁机强行爬进驾驶室将车开走。焦耀刚问他们要把自己的车开到哪里。“这你不用管,一会儿你也得去那个地方!”对方蛮横地回答。

  就这样,一直到中午12时许,第三第四辆罐车也进入工地之后,焦耀刚才被允许给公司打电话通报情况,而其他好说歹说卸完混凝土的罐车也在出工地后都被强行拦截在杜家庄村口。但是,第六第七最后两辆满载混凝土的罐车到达后,却被直接挡在了工地外,不允许进去卸车。在焦耀刚强烈要求下,他被开走的罐车也开回到了门楼下。

  被控制失去人身自由的罐车司机们无法互相联系沟通。在楼上控制泵车的师晓龙,对外面发生的情况也一无所知。下午1时许,他结束工作,准备下楼吃饭,十几名大汉将其堵在一旁:“不能吃饭!不能打电话!别给老子废话,赶紧将车收起!”一人跳上副驾驶室:“让你往哪开就往哪开!”一辆泵车价值500万元,如果收工后不做彻底清洗,泵管就将报废,造成大的机械事故。师晓龙试图反抗,但很快就被这些凶神恶煞的文身大汉大声恐吓。师晓龙在恐惧中发动了车辆,出了工地大门,停了片刻后,他被胁迫跟着前面车辆前行。

  在师晓龙被胁迫的过程中,接到焦耀刚电话的旭达公司生产部部长赵晋华一行四人立即驱车赶往太谷。赶到现场后,他们上前询问情况,试图沟通。“沟通什么?你们欠恒达公司水泥款,拿钱放车!”“欠恒达水泥款的是宏泰源公司,与我们公司没有关系。”“我们不管那么多,拿钱放车!”赵晋华只好联系供应商宏泰源贸易公司。但就在联系沟通过程中,这十余人连骂带威胁,胁迫司机立即启动车辆。“先保护自身安全。”赵晋华无奈之下,吩咐被胁迫的司机。

  这些被挟持的重型车辆,在太谷街头形成了一个奇怪的队形。前面一辆小车开路,后面三四辆重型罐车跟随,每车副驾驶座上都有一个大汉押着,中间又是一辆小车,后面是罐车和泵车,最后面也有一辆小车殿后押送。赵晋华们的车跟在后面,上车后他就拨打了“110”报警。

  出警民警经济纠纷不介入

  这支引来众多路人侧目的特殊车队,穿街过巷,被挟持至太谷县北沙河桥附近的一个废弃的洗煤厂院内。到达洗煤厂后,司机们被轰下车赶出厂外,铁栅门被关起上了锁。几个赤膊文身的大汉从车里拿出一尺多长的棍棒,站在厂门外守着。

  泵车罐车作业后都未做清洗,残余的混凝土渣凝固后,将对这些特殊结构的车辆造成严重损坏。为将损失降到最低,赵晋华等人哀求他们,允许将泵车进行简单清洗,并将未卸车的两辆罐车上的混凝土进行处理。在几番交涉之后,这些人才勉强同意了他们的请求。两辆重载罐车被带到太太线一处公路施工工地,卸下来的混凝土被铺了路。司机们找到洗煤厂角落里的水池,凑合着对车辆进行了简单的清洗。

  下午3时许,太谷县公安局侯城派出所的三个民警才赶到该废弃洗煤厂。赵晋华告诉记者,面对民警的到来,赤膊文身者竟然丝毫不以为意,民警也未立即制止其劫车扣车的非法举动,勒令其停止损害,归还车辆。此时,两辆卸完混凝土的罐车被押返回,眼看还未被扣进洗煤厂内,赵晋华以在民警眼皮底下如何还能扣车为由,提出放车要求。“他们扣车是非法的,我们眼皮子底下,肯定不允许他们扣车!”一位名叫石磊的民警义正辞严。得到民警保证,赵晋华试图先让这两辆罐车离开。但是没想到,对方两辆小车立即一前一后堵在了车前。“既然人家拦你们,就有了经济纠纷了,按照有关规定,公安机关不能介入经济纠纷,我们就不能管了。”刚刚还振振有词的民警又是一套说辞。无奈之下,两辆罐车被迫停在了洗煤厂外的公路边上。

  既承认其行为违法,却不予制止,也不让车离开。虽然民警在场,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问及原因,只说你们这是经济纠纷,要调查,只能协调,不能处理。一直等到晚上9时许,对方还是一句话“拿钱放车”,否则拒不放车。不管旭达公司人员怎么向扣车者和当地民警解释此经济纠纷与己无关,也无济于事。9月8日是中秋节,司机们中午晚上都没有吃饭,一直被困在这里回不了家。眼看僵持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赵晋华只好安排司机返回。但自己来时只开着一辆越野车,坐不了这么多人,也害怕路上又有人拦截。他向民警提出,是否能护送司机至太谷县城,然后再找车返回太原,但被民警拒绝。

  无奈之下,他们12个人挤上了一辆越野车往太谷县城方向驶去。但刚驶出不远,那辆蓝色北斗星汽车就追到车前拦截,越野车往左他也往左,越野车往右他也往右,导致越野车几次差点翻车。接着“110”赶到,交警也赶到,称有人举报此车超载。赵晋华向其说明情况,交警对他们说服教育后放人。最后,在“110”警车护送下,他们才安全出了太谷,返回太原。

  记者调查债务主体非旭达

  一天的遭遇,让旭达公司员工极其悲愤,当晚,赵晋华拨打“110”投诉侯城派出所民警。随后他接到投诉反馈,让其第二天一早到太谷县公安局纪委。

  9月9日,太谷县公安局纪委一位郭警官给出的原因仍然是经济纠纷,称他们能做的就是把恒达公司叫来沟通协调。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张主任则告诉赵晋华,县公安局法制科已认定其为经济纠纷,但他们来到四楼法制科,该科一位工作人员却称从未听说过此事,也没有下过相应结论。

  无奈之下,8名司机来到太谷县委、县政府门前上访抗议。太谷县信访局接访后,侯城派出所赵永强所长赶到。赵晋华提出:将被非法扣押的车辆停放在政府部门指定场所,产生的停车费用由旭达承担,等公安机关有正式结论之后再做处置。如果调查结论证实该案为恒达与旭达间的经济纠纷,旭达公司听从处置。对此要求信访局表示认可,赵永强所长也说可以考虑。

  但是,当侯城乡党委书记和太谷县经贸局局长被请到调解现场后,他们不仅不答应上述条件,且绝口不提扣车行为是否应当,是否合法,而是一口咬住:“恒达公司扣车肯定是有原因的。”

  无奈之下,旭达公司将与恒达公司有债务纠纷的宏泰源贸易公司领导叫到调解现场,与带人扣车的恒达公司代表白巨山等人谈判。当晚,宏泰源贸易公司明确表示,其与恒达公司间的经济纠纷与旭达公司无关,而且当场与恒达公司达成协议:宏泰源贸易公司欠恒达公司的430万元债务,分两步付清,先付200万元的商业承兑,剩余230万元通过银行承兑,3个月内付清。不料,第二天早上,恒达公司代表又反悔。宏泰源让步,承诺将200万元商业承兑和230万元银行承兑一次性付清,但也未获同意。

  9月9日晚11时许,几次催要下,赵晋华拿到了侯城派出所出具的受案回执:你(单位)于2014年9月8日报称的山西旭达混凝土有限公司车辆被扣一案我单位已受理。((侯城)受案字[2014]第0000410号)。

  9月21日,宏泰源贸易公司副总经理马新河接受了记者采访。他拿出了宏泰源贸易公司与恒达公司分别于2013年8月1日和2014年3月18日签订的两份《水泥买卖合同》。“我们与恒达公司从2013年开始合作。”马新河说,双方一直合作得很愉快。按照行业惯例,双方约定,卖方恒达公司负责将其订购的散装水泥原料直接送至宏泰源贸易公司的销售对象旭达公司,货物送到后,由旭达公司的收料员和质检员进行数量和质量验收。每个月月底的26日、27日,旭达公司核对货物数量后到宏泰源贸易公司换取正式结算单据,与宏泰源结算货款,宏泰源再根据与恒达公司双方约定的“次月5日前付达到300万元以外的货款”的付款方式结算货款。旭达公司与恒达公司并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经济和合同关系。

  马新河告诉记者,2014年5月,合同运行中,双方发生了质量和单价方面的异议,并为此一直在试图确认原因,寻求解决方法,其间暂停合作。

  马新河称,因外面欠宏泰源贸易公司款项太多,公司一直在想办法还清欠恒达公司的债务。“我们还答应中秋节前付给他们30万元,没想到,2014年7月,恒达公司就将宏泰源贸易公司以合同纠纷诉至法院。”2014年7月18日,恒达公司向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当天,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2014)晋中中法商初字第59号民事裁定书:“经审查,本院认为,原告山西太谷恒达煤气化有限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之规定,裁定如下:冻结被告山西宏泰源贸易有限责任公司银行存款4305483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

  但是,不知为何,恒达公司虽然已明确认定其债务主体是宏泰源贸易公司,且已就此提起相应诉讼,却依然组织指使人员,采用上述非法手段将与此合同纠纷无关的第三方—旭达公司价值上千万元的资产劫持扣押。

  太谷警方是否非法不清楚

  9月22日,记者在太谷县北沙河桥附近看到了停在路边的两辆蓝白相间的罐车。两辆罐车前面四个轮胎的气都被放光,轮胎软塌塌地贴着地面。两辆罐车对面,通过紧锁的铁栅栏,能看到6辆重型车辆头冲大门排成两排,停在洗煤厂院内。最前面的泵车和罐车前面的几个轮胎也被放了气。

  旭达公司赵晋华告诉记者,9月19日,报案11天之后,他接到了太谷县公安局做出的太公(刑)不立字[2014]003号《不予立案通知书》:赵晋华,你于2014年9月8日提出控告的山西旭达混凝土有限公司车辆被扣一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证据证实有刑事案件发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如不服本决定,可以在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七日内向太谷县公安局申请复议。

  9月22日,记者来到太谷县公安局侯城派出所,但被告知所长赵永强不在单位,记者给其打电话,但无人接听。在太谷县公安局指挥中心,记者见到了张主任。对该案件,他告诉记者:“我们不管是不是经济纠纷,我们是等人家立案或者不立案(再做决定)。”“是不是经济纠纷我不清楚,反正现在已经下了不予立案决定了,如果对不立案决定有异议,可以向县公安局法制科申请复议,也可以到晋中市公安局复核,或者到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

  记者问道:“即便就是经济纠纷,那他们这种扣车的行为合法吗?”张主任称:“这个我不清楚,可以到法院,由法院判定。”“那咱们向法院移交该案了吗?”“这个没有,法院如果来调阅案卷,我们可以提供。”记者追问道:“扣车单位恒达公司有没有提供与旭达公司有经济纠纷的证据?”张主任说他不清楚。记者再次追问:“如果没有证据为什么认为这是经济纠纷?”张主任称:“有派出所调查,有调查材料。”记者再次追问做了什么调查,被告知:“要采访案件,必须经过晋中市公安局宣传处同意。”

  随后,记者再次拨打了赵永强的电话。电话中,他告诉记者:“这个案子已经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需要采访的话,按照公安部的明文规定,省级媒体必须经过省公安厅同意才能采访。他们双方的这个(案件),我们已经下达了不予立案决定,他们可以走法律程序。”“当时扣车时咱们派出所的民警出警了吗?”记者问道。“不好意思,这个我就不方便回答了。”“据说,当时咱们的办案民警是因涉嫌经济纠纷不能介入,是吗?”“不好意思,这个我不方便回答。”赵永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但据记者了解,公安部并没有其所谓的明文规定。

  律师观点私权泛滥侵民权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侯城乡的恒达循环经济工业园区,试图采访恒达公司所属的水泥厂。但在该厂二楼楼道内,一位自称是办公室人员的女性拦住了记者,称要采访必须到总厂办公室。但是,当记者辗转找到恒达公司总厂时,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住,称必须与要见的人电话联系方能进入。记者给恒达公司法人代表张瑞吉去电,希望了解事件原委,但其回信称“正在开会”。记者将采访意图短信告知,但再未收到回复。记者给扣车及协商过程的参与者白巨山打电话,但其称正在开车,婉拒了记者采访。

  采访中,一位官员告诉记者,恒达公司是太谷县最大的龙头企业,其上缴的税金占了太谷财政收入的很大部分。在太谷县政府官网上,有一则发布于2010年的恒达公司简介:我县煤焦循环产业代表企业山西太谷恒达煤气化有限公司,是集洗煤、炼焦、化工、电力、气源、热源为一体的产业集群化大型民营企业,公司占地1500余亩,是太谷县多年来的第一纳税大户,是山西省的百强企业。恒达循环经济工业园总规划面积2000亩,概算总投资48亿元……

  “难道因为恒达公司是本地的龙头企业,就可以践踏法律,对外地企业实施抢车扣车?如果他们抢车扣车的非法行为因一句涉及经济纠纷就可不受公安机关管理打击,那我们被抢夺被扣押的企业是不是就可以派雇更多的人去把被扣车辆抢回来,而公安机关也不能介入?是龙头企业绑架基层政权,还是地方保护?”赵晋华气愤地说,“此事直接导致乾福苑小区项目与我公司终止合作,我公司面临支付违约金等损失。而被扣的一辆罐车停运一天的损失,至少1.2万元,一辆泵车,即便按小时出租,一天最少也是2万元的租金。如今7辆罐车和1辆泵车已经被扣半个多月,即便不算司机工资和今后清洗维修的费用,我公司每天的生产经营损失也至少以10万元计。这样造成重大损失的扣车行为难道就是合法的?难道就不属于破坏生产经营?”

  采访中,宏泰源贸易公司领导对恒达公司在双方暂停合作仅两个月就提起诉讼表示不解,他说诉讼之前双方并没有进行过有效协商。他表示,其与恒达公司涉及的债务问题其实完全可以坐下来协商解决。作为一个大型民营企业,恒达公司完全不必要使用这种非常手段,将与自己合作的第三方拉进双方的经济纠纷。对该起事件,还希望恒达公司能周全考虑慎重解决。



更多>>

相关产品

  • 天津起重机配件销售的

  • 小型吊车使用操作需要

  • 史上最牛的工程机械智

  • 5万改装费给夏利“整

济宁华亿工程机械,专营   华亿小型泵车   小泵车   混凝土泵车   小型泵车   小型泵车厂   四不像车   小型挖机   混凝土泵车 等业务,有意向的客户请咨询我们,
联系电话: 15065475855

Copyright © 2016-2019 工程机械网 Www.xinyiw.Cn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泵车网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分享到

取消